• 我看了一场夜色中的雪景 2018-04-21
  • 经济广播开办“2013高校招生咨询” 特别节目及活动 2018-04-21
  • 美英澳三国十一所大学携手福建高校合作办学 2018-04-21
  • 张江汀:立足特色抓创新抓产业抓民生 2018-04-21
  • 南美天气能否燃起美豆新周期 2018-04-21
  • 漳州供电公司:优化工作效能 提升业扩服务水平 2018-04-20
  • 现实版阿甘:英国男子209天跑2.4万公里 横越美国 2018-04-19
  • 忻州永明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2018-04-19
  • 【村官】}关于做好我院2018年大学生村官选聘工作的通知 2018-04-19
  • 扶贫路上赶春光——平武县2018年迎春团拜会暨百姓春晚隆重举行 2018-04-19
  • 宜昌高新区赴科技部火炬中心汇报工作 2018-04-19
  • 华为畅享8系列宣布:3月29日见 2018-04-18
  • 保时捷证实:911不会推出纯电动版 2018-04-18
  • 丈夫跪地让输液妻子吃饭 还帮忙擦拭脸上油渍 2018-04-18
  • 自己所行却和别人一样 2018-04-17
  • 戴复古的诗

    小学生作文 www.27s2.com 戴复古(1167—?))南宋著名江湖派诗人。字式之,常居南塘石屏山,故自号石屏、石屏樵隐。天台黄岩(今属浙江台州)人。一生不仕,浪游江湖,后归家隐居,卒年八十余。曾从陆游学诗,作品受晚唐诗风影响,兼具江西诗派风格。部分作品抒发爱国思想,反映人民疾苦,具有现实意义。

    生平
      戴复古,南宋孝宗乾道三年(1167)出生在天台道黄岩县南塘屏山(明宪宗成化五年分黄岩南三乡设立太平县,即今之温岭市新河塘下)的一个穷书生之家。他的父亲戴敏才,自号东皋子,是一位“以诗自适,不肯作举子业,终穷而不悔”(楼钥《戴式之诗集,序》)的硬骨头诗人,一生写了不少诗,但留下来的很少。曾写过相当有名的《赋小园》诗,又有名句:“人行踯躅江边路”为编《诗人玉眉》的魏庆之所赏识,在当时东南诗坛上颇有声誉。他在临终前还对亲友说:“我已病入膏肓了,不久将辞世,可惜儿子太小,我的诗将要失去传人?!笨杉允娴搅巳朊缘某潭?。

      戴复古不但继承乃父的诗迷,也继承了乃父的风格,并予发扬光大,俨然成一派首领。更可贵者,他一如乃父,不肯作举子业,宁愿布衣终身。他耿介正直,不吹拍逢迎,不出卖灵魂而求功名利禄,也与乃父一样,终穷而不悔。在南宋那纸醉金迷的时代里,这确乎是难能可贵的。

      戴复古的时代,正是“山河破碎风飘絮”,南宋小王朝偏安一隅,苟且求存的时代。如果说赵构在临安立足之初,尚有南方各路勤王部队,北方也到处有抗金义军的烽火,但到第二代孝宗时, 由于赵构的不抵抗主义,失望的失望,覆灭的覆灭,统治集团又腐败无能,早已安于“直把杭州作汴州”的灯红酒绿、纸醉金迷的小朝廷生活了。戴复古就生于这第二代小王朝之时,碰上这样的时代,辛弃疾、陆游等尚被闲置,何况一个无名后生,所以即使戴复古“负奇尚气,慷慨不羁 ”(元·贡师泰《石屏集》序),空怀一腔忠心报国的男儿热血,又哪里有用武之地呢! 陈志岁《戴复古故里念其倦游归来》诗云:“揖别金陵侣,屏山做主人。荫凭庭木秀,种看圃花新。双浦流诗韵,一池湔酒尘。徒鸣放翁剑,太息寂寥身?!保ㄕ浴对鼐刺眉そ暇甘渴濉罚?

      由于南宋的偏安,使台州成为东南沿海的既接近京畿又较为安定的后方,这使偏远、闭塞的经济文化落后地区,得以迅速的繁荣。特别在文化上,从唐朝郑虔启蒙以来,到这时才有一大批著名文人学者如朱熹、唐仲友、赵汝愚、尤袤、岳珂等,来到台州,并任要职,把台州文化大大地推进了一步。朱熹等人又极为重视教育,到处办书院,四出讲学,因而科举之风日盛,中举之人空前增加。南宋153年间,台州考中进士的有550人,状元一人,所以明代著名的台州人士谢铎说:“其时,台之人以科第发身致显荣者,何限!”(《石屏集·序》)

      在这样一个特定的社会历史背景中,戴复古选择了一条什么道路呢?

      第一,继承父志,迷进了诗歌之中,以吟诗为业,把富贵功名抛到九霄云外。

      据他的前辈、挚友楼钥回忆:“一日携一大编(诗稿)访余,且言:‘吾以此传父业,然亦以此而穷?!啻鹬唬骸胺蚴芮钊?,或谓惟穷然后工,……子惟能固穷,则诗昌矣!”’这在当时热衷于科举以求功名进身的台州知识分子中,可谓独树一帜。

      第二,登门拜师。据《黄岩新志》载:“其诗远宗少陵,近学剑南?!碧乇鹬档米⒁獾氖?,“又登三山陆放翁之门,而诗益进?!?楼钥《序》)可见他确是登门拜陆游为师的。与杜甫一脉相承的爱国主义、现实主义诗人陆游,此时诗名震朝野,《剑南诗稿》是戴复古效仿的范本,程门立雪,终于登门拜师,在一代大师的亲身教诲之下,“刻意精研”:“诗益进”,达到了“自有清远之致”的境界(见《黄岩新志》)。

      第三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

      元人贡师泰追寻他的行踪,概括为:“南游瓯闽,北窥吴越,上会稽,绝重江,浮彭蠡,泛洞庭,望匡庐、五老、九嶷诸峰,然后放于淮、泗,以归老于委羽(黄岩羽山)之下?!?《石屏集.序》)他的游踪主要在长江中、下游一带,涉足于当时与金人处于拉锯状态的北方边界淮河流域。

      他曾三次漫游,时间长达四十年,一生的一半时间就是在全国各地度过的。